不在做情绪的奴隶

2012-10-6 12:49:33 来源: 编辑:佚名 阅读:678次 字体:  我要投稿
《红楼梦》里,有两个情绪极端的典型:一个是伤春悲秋的林黛玉;一个是我行我素的夏金桂。后者是被人厌弃的,而前者是被人赞美的。我其实就是属于林黛玉性格情绪的人。以前,总是特别情绪化,心情随着天气变,随着外界变,随着飘忽不定的情绪流变动,以为这是天性,很任性,很放任,而且,关键,很享受,而这次,我遭受到情绪风暴的巨大摧残,受够了,厌烦了,清醒了,再也不需要这样的情绪主宰了。我要在心底对自己说,再见了,林妹妹,我要放下你,不想再享受你伤春悲秋的文艺范似的情绪流,我要做我自己。
  
   做自己,不容易,但一定要做,上半辈子没做好,下半辈子以全新的姿态,不,是心态,来做。
  
   应该这么说,现在,我的感知感受是全新的。之前,我感觉人生是绝望的,每天被抑郁和烦恼困扰,人生几乎到达终结和休止;而现在,一切才刚刚开始,虽然伤痕累累,但心却是全新的。
  
   我现在说的身心灵修行:身,指身体,心指心情,情绪,灵指灵魂头脑。以前,我们所接受的知识和教育,是物质决定意识,这是教科书上说的,但很多事,用这个理论解说不通;但是,如果用量子力学或心理学或佛法理论来说,就能说得通,而我,以我几乎要付出生命代价的健康损坏的事实来证明:意识,是能决定物质的,有时候,心想就能事成的,心,能决定生命质量的;不,确切地说,是身心灵的和谐一体才能构建健康的生命体系。
  
   这里有许多内容需要展开讲,现在,我力气不够力道不够,过段时间沉淀下来之后再细说。
   说另一件事,我对月光的感知感受。
  
   月光,夜晚下一轮皎洁的月亮,习以为常,但我对它拥有了全新的感知感受。
   那天晚上,我在一个学校的露台上等一个朋友,走廊是环形的,露天的,一抬眼,就能看到对面的松树,再抬望眼,就看到了天空中的月亮。月亮,还没有满月的月亮,澄明,安静,发出清澈而宁静的光辉,我顿时就被笼罩被吸附被臣服。月光,如温柔的圣母,将一切揽入胸怀又放任出去,那么安静,那么稳定。我忽然想唱歌,但嗓子还是有点沙哑,原来清亮的嗓音受损,有点沙哑,很多歌,高音部分和低音部分都唱不上去也唱不下来。有多久了,我没有发自内心唱歌了?生活不是挺好的么?我为什么停止了歌唱。
  
   中秋国庆双节快到了,日月轮回,万象更新,原来,每一天都是新的,每一天的自己都是新的。
   每一个生命都是奇迹,活着一天,就是被上苍垂怜和关爱的生灵,这是被上天接纳和容许,这是上天对我们的恩赐。
   上天对我们这么包容仁爱,我们为什么不好好享受当下和现在,而去追寻一切的外在和多余呢。
  
   内在,内在的心,内在的身,内在的灵,修复好,就是生命的功德圆满。
   原来,我们的智慧,不是外在的苦读,而是内在的修行。
  
   从一棵树,一朵花,一缕烟,一尾鱼,我们都能看到宇宙,而我们自身,就是一个小宇宙,把自身修行好,就是和谐。
  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:
0
0
0
0
0
0
0
0
欠扁 支持 很棒 找骂 搞笑 软文 不解 吃惊
已有 0 条评论
网友评论
正在加载数据,请稍等......
我要说两句